通栏

眉山奇女子“千里走单骑” 9天多从成都骑拢拉萨

2017-07-07 11:54:02|来源:四川日报|编辑:李平|责编:陈梦楠

勿签【达人】眉山奇女子“千里走单骑” 9天多从成都骑拢拉萨

郭丽娟骑往拉萨的路上

  6月24日,记者见到笑眼弯弯,一副邻家小妹模样的郭丽娟时,很难将她与只用了9天多就从成都骑拢拉萨的女骑手联系在一起。

  今年5月30日,在国内顶级的业余自行车骑行赛事“8天川藏线极限挑战赛”上,来自四川眉山自行车协会的“90后”女选手郭丽娟用9天9小时50分骑完全程,从而成为能够在10天内完成赛事的屈指可数的女骑手之一。她也是今年挑战赛唯一骑完全程的女选手。

  每天骑行20小时左右

  沿着北纬30°线延伸的国道318线有5000多公里长,从东向西穿越中国。其中公认最美的景致在从成都开始到西藏拉萨的2000多公里的川藏线上。这条路线也是自行车骑行者心中的圣地。5月底,郭丽娟骑着爱车,义无反顾地踏上征途。

  8天川藏线极限挑战赛于每年的5月21日零点从成都发车,终点是拉萨的布达拉宫广场,全程2160公里,途经折多山、高尔寺山、剪子湾山、海子山等14座高山,其中12座海拔超过4000米,2座超过5000米。

  9天多的时间里,在这段充满挑战的路途上,郭丽娟每天平均要骑行200多公里。

  赛制规定,选手在比赛期间,不能在体能、技术、补给方面获得外力支持,所有问题只能依靠一己之力,凭借路上的民用设施解决,呼叫救援就等同于弃赛,堪称“千里走单骑”。

  5月21日零点,郭丽娟冒着霏霏细雨从成都出发,踏上了漫漫行程。但出发差不多才20公里,车胎就被路边一根细铁丝扎穿,当时不方便停下来,她又坚持骑车30多公里,才停下来换车胎。这次比赛,郭丽娟带了8只备胎和2只外胎,全部放在尾包里。

  “第一天骑行了20个小时左右,终于到达康定,行程达到300多公里。”郭丽娟说。赛事中她平均每天骑行的时间保持在20小时左右,其中有3天没有睡觉,除了吃饭、上厕所,其他时间都在连续骑行。由于骑行服被雨水淋湿,摩擦增大,第一天她的大腿根部就被擦伤,疼痛难忍,后来差不多有一整天时间,她都是站着以摇车的姿势骑行,那样,对体能的消耗增大了许多。其间还摔了三次车,所幸人没有受伤,车也没有摔坏。

  “我的目标是骑进9天内,长时间骑行会让人特别疲惫,这个时候我会停下来喝一口烧酒,缓解疲劳。”郭丽娟说。在整个行程中,郭丽娟一般都是在路边的餐馆解决用餐问题。由于骑行需要持续消耗体力,所以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。她随身带有巧克力和饼干,有时选择吃点路边店的炒饭和方便面。“而且吃方便面的时候还不能放油包。”郭丽娟说。

勿签【达人】眉山奇女子“千里走单骑” 9天多从成都骑拢拉萨

郭丽娟在途中吃饭

  克服“高反”骑完全程

  8天川藏线极限挑战赛要求参赛者在8天内骑自行车完成全程2160公里的赛事,加上整条线路高海拔、缺氧以及复杂的气候和路况,对男选手来说也非易事。四届赛事,只有吴丽丽、徐以珍、郭丽娟3名女性骑完全程,而今年,只有郭丽娟一名女性完成。

  作为业余车手,26岁的郭丽娟已经骑行10年有余。之前,她在一家企业做会计。为专心参赛,她辞去了工作。

  眉山市自行车协会秘书长孙小芹告诉记者,国道318沿线有很多骑行爱好者,一般他们骑完全程需要20至30天。为了应对比赛,郭丽娟和其他选手5月初便开始在四川高海拔地区进行适应训练。

  从成都出发到雅安,100多公里的路程,是这趟行程最轻松的路段。路面平缓,海拔也不高。第二天从康定出发后,郭丽娟碰到了第一道险阻——海拔4290米高的折多山。“当时雨雪交替着下,整个上山的过程都是在雨水中完成的。”郭丽娟说,进山后她开始感觉喘不过气,呼吸困难。

  上坡路艰难,下坡路也不轻松。比赛途中让郭丽娟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怒江“七十二拐”,这段只有35公里路程全由弯道构成,最为惊险的“发卡弯”道路如同两条几乎平行并列的直线,路的边缘没有护栏,甚至连一个简单矮小的路桩也没有。郭丽娟感叹道:“这样的路段虽是下坡路,看似无须踩踏,但实际上是种极大的考验。”

勿签【达人】眉山奇女子“千里走单骑” 9天多从成都骑拢拉萨

郭丽娟就着凳子睡觉

  郭丽娟说,在川藏线上,天空一片云飘过,很可能就会带来一场雨、一阵冰雹或是漫天的飘雪。郭丽娟骑行的头一天就遇上了这样的天气,出发时还是天高云淡,艳阳高照,不一会儿竟然乌云密布,接着暴雨倾泻而下。在暴雨的冲刷下,路面布满了砂石,烂泥,骑行不久就发生了爆胎。她说:“有时候下了雨,公路上泥巴、砂石太多,就只能自己扛着车走。”

  另外,郭丽娟还得面对伤病的威胁。为了抵御恶劣天气,郭丽娟出发前做了充分的准备。除了骑行服外,她还准备了排汗服、保暖衣、防风衣3套衣服。尽管如此,骑行进入到第六天时,郭丽娟感冒了。她说,“当时自己出现了高原反应。四肢无力,整个人像被掏空一样,体力严重下降,而此刻正身处海拔4754米地段,即将向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垭口冲刺的关键时点,无奈只能骑行几分钟再推行几分钟,身心承受着巨大考验。”

  除了要克服海拔高、气候恶劣等自然条件外,更多的考验来自心理。在整个挑战赛中,主办方有6辆救援车远远跟随参赛者。但是在参赛者放弃比赛前,救援车不会给参赛者提供任何帮助。为了避免参赛者在夜里利用救援车的灯光,救援车一般会和参赛者保持2到3公里的距离。“如果提出需要救援车帮助,那就意味着退出比赛了。”郭丽娟说。

  郭丽娟记得5月27日凌晨,她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八宿县出发,那天雨水淅沥,寒风瑟瑟,漆黑的夜里没有一个人,也没有路灯,只能靠自行车微弱的车灯前行,时不时还能听见动物的叫声。“一整晚货车都只遇到五六辆,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害怕了,第一次有了呼叫救援车的冲动。但想都快到终点了,不能在这里放弃。于是又咬着牙、硬着头皮继续往前骑。”郭丽娟说。

  “5月30日,08:15:33,西藏自治区拉萨市达孜县G318(川藏公路),阴,微风。距离布达拉宫35公里,K4602处,郭丽娟精神抖擞向小伙伴们飞奔而去。”这是郭丽娟接近终点时,主办方播报团队实时发布的动态信息。那时,眉山乃至四川各个骑友群里,一片欢呼。

  一个小时后,郭丽娟到达了布达拉宫。虽然没能如愿骑进9天内,但郭丽娟还是很激动。“第一次骑行川藏线嘛,天气情况也不好,能坚持下来我就觉得满意了。”郭丽娟说,今年的成绩已经使她取得无须参加资格赛直接晋级的资格,明年她还会继续参加8天川藏线极限挑战赛。“争取骑进9天内。最好8天骑完全程!”(记者 何浩源、余鉴)